上週末回家。

週五晚上,
媽媽莫名的生悶氣,
我疑惑的不得了。

洗完澡到房間,
發現媽媽傳來的簡訊,
說我都沒叫一聲媽很生氣。

對我的媽媽而言,
打簡訊是一件極度困難的事情,
當下覺得好自責,
我是多麼忽略她的感受。

她想要的也許不是金錢買到的一切,
只是家人溫暖的問候和關心,
如此而已,
我卻現在才發覺。

cheerfu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